亚龙寺官方网站
宁提社区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四篇 广大圆满 第七章 佛光王嫁金城女
 

到底谁在发生

为了一个缘字

辛苦的由西到东 由东到西

做父母儿女妻子朋友

陌生人

又是一个缘字 让我们

在三生石上

认识了一位旧人

南北西东 东西北南 这

无尽的梦

我们曾在何处见过

印度? 中国?

还是在

长安城!

则天武后长安三年(公元703年)四月,也就在赤德祖赞即位的前一年,吐蕃曾遣使向唐朝贡献良马一千匹,黄金两千两,为赤都松赞普请婚。虽然武则天已表示同意结亲,但在第二年因赤都松死于征讨南诏的军中,和亲之事只得暂时搁置。最后其子赤德祖赞被贵族拥立继位。在《资治通鉴》等书中记载本年赤德祖赞年方七岁。

公元705年7月,唐中宗李显即位以后,接到吐蕃遣使告丧和请盟的消息,遂“为之举哀,废朝一日。”

唐中宗神龙三年(公元707年)三月二日庚子,吐蕃遣使悉董热来朝贡献万物,并再次请求通婚。唐中宗说服群臣,决定以养女金城公主下嫁吐蕃赞普。

唐中宗景龙二年(公元708年)六月,吐蕃遣使来唐,唐中宗曾赐书蕃使,并设宴款待。次年,吐蕃三次遣使来唐朝朝贡,并请婚。其中第二次派遣的使臣勃禄星曾“奉进国信”,并代表赞普祖国赤玛类向唐朝的中官、安国相王、太平公主等分别奉献财宝,表示友好。

第三次吐蕃派遣了曾多次来唐,“颇晓书记”、“朝廷皆称其才辩”的有名大臣尚赞咄热拉巾作为迎婚使,率领一千余人,赴唐迎接金城公主。唐中宗鉴于吐蕃的诚意,同意金城公主入蕃。

景龙四年(公元710年)正月,唐中宗李显正式发布诏告《金城公主出降吐蕃制》,申明唐蕃联姻的理由和自己的决心。其中说到“圣人布化,用百姓为心,王者垂仁,以八荒无外,故能光宅遐迩,裁成品物。由是隆周理历,启柔远之图,强汉乘时,建和亲之议。”

而唐朝与吐蕃的关系则是“眷彼吐蕃,僻在西服,皇运之始,早申朝贡。”另外自太宗出嫁文成公主之后,便两方关系更加密切,并导致吐蕃的振兴。

“太宗文武圣皇帝德侔覆载,情深亿兆,思偃甲兵,逐通姻好。数十年间,一方清净。自文成公主往嫁其国,因多变革。”

另外吐蕃又不断请婚,故嫁以金城公主。“顷者赞普及祖母可敦、酋长等,屦彼诚牧,积有岁时,思托旧,请崇姻好。金城公主朕之小女,长自宫闱,言适远方,岂不钟念!但朕为人父母,志恤黎元,若允诚祈,更敦和好,则边上宁晏,兵彼休息。遂割深慈,为国大计,受筑外馆,聿膺嘉礼,降彼吐蕃赞普。即以今月二十七日进发,朕亲自送于郊外。”

从这封诏告中不难看出,唐中宗对金城公主下嫁到吐蕃的高度重视,以及所寄予的殷切期望。很明确地,他的目的就在于柔远强汉,光宅遐迩,克致和平,克纂洪业,混六合以为家。

与此同时,唐中宗还宴请吐蕃迎婚使尚赞咄热拉巾于梨园,并于梨园亭子赐观打球(马球)。吐蕃赞咄的迎亲使看了之后就奏道:“臣的部属当中有善于打球者,敬请与汉方比赛。”于是中宗就命令宫廷的武士入场比试,决赛数次之后,吐蕃皆胜。

当时唐玄宗李隆基尚为临淄王,中宗命他与嗣虢王李邕、驸马杨慎交、武延秀等四人与吐蕃十人比赛,玄宗东西驱突,风回电掣,所向无前,吐蕃无法取胜。唐玄宗的球艺,确实为第一流的国手,而他从当王子直到位居皇位,都始终耽乐于马球之戏。无怪宋人晁无咎在若干年后还就此事写了一首诗:

宫殿千门白画开,

三郎沉醉打球回,

九龄已老韩休死,

明日应无谏疏来。

马球(POLO),一直被西方人誉为“游戏之王,王者之戏”;古来风靡欧亚两洲,起源应来自吐蕃。

在唐高宗显庆二年(公元657年)十二月,吐蕃赞普(芒松芒赞)派遣使者献上:金城,城上有狮子、象、駞马、原羝等并有人骑;还有金瓮及金颇罗等。

其中所谓的金颇罗,就是金球,颇罗是藏语POLO的译音。在《翻译名义大集》中藏语的POLO即为囊线团。

马球游戏在唐太宗之时,即已传入。

唐太宗曾经在驾临安福门之时,对侍臣说:“我听闻西蕃人喜欢打球,这也是好的习俗,曾经一度观之。昨日升仙楼有一群吐蕃人在街里打球,故意要使朕见到。这些吐蕃人以为朕喜爱打球,所以就驰骋表现。如果以此思量,帝王的一举一动影响深远,岂能太随意轻率,所以朕已经焚毁此球以此作为自诫。”

太宗以焚球自诫,但并没有禁球,因为这是好的运动,所以马球还是十分的流行;但由此可见太宗的自制与成为一代明君的自觉。

当时吐蕃传来的马球戏,球是朱红色的,有拳头大小,用木头雕成,外面用皮革裹好,上色。球杖一头弯曲,像一钩新月。打球的双方都是骑在马上,往来击球,以击入对方球门为赢。

杨巨源在《观打球有作》的诗中描写道:

新扫球场如砥平,龙骧骤马晓光晴,

入门百拜瞻雄势,动地三军唱好声,

玉勒回时沾赤汗,花鬃分处拂红缨,

欲令四海氛烟静,杖底织尘不敢生。

可见在宫廷、贵族倡导之下,打马球相习成风,甚至用油泼洒球场,以防烟尘。

另在沈佺期的《幸梨园亭观打球应制》中对打球运动,也有生动的描绘:

“今春芳苑游,接武上琼楼。宛转萦香骑,飘飘拂画球。俯身迎未落,回辔逐傍流。只为看花鸟,时时误失筹。”

唐中宗看完了马球十分的高兴,赐下数百段的绢。另外亲自联诗对句,联句的人有中宗、皇后、长宁公主、安乐公主、温王重茂、上官昭容……而赋诗时,吐蕃舍人明悉腊(即使者尚赞咄热拉巾在中文史书之名),也请令授笔,参与唱和,中宗大悦,并赐予衣服。这首柏梁体的联句为:

“大明御宇临万方。帝顾惭内政翊陶唐。皇后

鸾鸣凤舞向平阳。长宁公主秦楼鲁馆沐恩光。安乐公主

无心为子辄求郎。太平公主雄才七步谢陈王。温王重茂

当熊让辇愧前芳。上官昭容再司铨筦恩可忘。吏部侍朗崔湜

文江学海思济航。著作郎郑愔万邦考绩臣所详。考功员外郎武平一

著作不休出中肠。著作郎阎朝隐权豪屏迹肃严霜。御史大夫窦从一

铸鼎开岳造明堂。将作大匠宗晋卿玉醴由来献寿觞。吐蕃舍人明悉腊(即热拉巾)”

唐中宗李显、唐睿宗李旦和雍王李贤(即章怀太早)三兄弟同为唐高宗李治和武则天的儿子。雍王李贤死后,由其子之一守礼嗣雍王位。因此,金城公主为李治和武则天的重孙女,唐中宗李显的侄孙女,雍王守礼的女儿。而中宗也将金城公主视作亲生女儿一般。

唐中宗为了使金城公主入蕃的仪礼隆重,显示大唐帝国的威严,曾作了许多安排。唐中宗下令命左卫大将军杨矩充任送亲使,持送金城公主入蕃。另外,举行了隆重的出降仪式,为金城公主饯行。

  金城公主出系图:

  ┌守义

  ┌章怀太子(李贤)─│守礼——金城公主

  │ └光顺

  唐高宗李治│

  武则天 │唐睿宗李旦——唐玄宗——唐肃宗——唐代宗……

  │

  │

  └唐中宗李显

唐中宗景龙四年(公元710年)正月二十七日,唐中宗按照原定计划亲送公主于始平县(今陕西咸阳西北),并在“百顷泊侧”设帐欢宴款待。当时胡笳鼓乐声震寰野,旌旗飘扬,仪仗林立。唐中宗带领王公宰相及吐蕃使入宴,共聚一堂。

欢宴中,唐中宗再次告诫吐蕃使者,公主还尚年幼,远嫁爱女,于心何忍。之所以忍痛割爱,全在于唐蕃的和睦。言至伤心之处,中宗竟悲戚万分,歔欷久之。

随后,唐中宗又命从臣和文士赋诗饯别。此时,崔日用即和了一首《送金城公主适西蕃》的诗道:

圣后经论远,谋臣计划多,

受降追汉策,乐馆计戎和。

俗化乌孙垒,春生积石河,

六龙今出饯,双鹤愿为歌。

而阎朝隐也满怀离情地吟道:

舅甥重亲地,君臣厚义乡,

还将贵公主,嫁与耨檀王。

卤薄山河暗,琵琶道路长,

回瞻父母国,日出在东方。

这“日出在东方”不禁使中宗与金城公主眼眶一红,咀嚼再三。

李适也吟道:

绛河从远聘,青海赴和亲,

月作临边晓,花为度陇春。

主歌悲顾鹤,帝策重安人,

独有琼箫去,悠悠思锦轮。

张说则和道:

青海和亲日,潢星出降时,

戎王子婿宠,汉国舅家慈。

春野开离燕,云天起别词,

空弹马上曲,讵减凤楼思。

而崔湜、李峤、韦元旦、唐远悊、刘宪、苏(内项外廴)、徐彦伯、薛稷、马怀素、沈佺期、武平一、赵彦昭、郑愔等也相继唱和。

最后,徐坚吟道:

星汉下天孙,车服降殊蕃,

匣中词易切,马上曲虚繁。

关塞移朱帐,风尘暗锦轩,

箫声去日远,万里望河源。

仿佛让人听到离别的箫声凄凉地吹起;又依稀见到了昔时在河源之处,松赞干布亲迎文成公主的景象。

二月一日,为了纪念始平饯行,唐中宗下令改始平县为金城县,改其乡为凤池乡,改其里为怆别里。并赦免始平县大辟以下各罪,减免百姓徭役一年。在景云二年(公元711年),还专门派遣甘昭等人为使,册封金城公主为其长女。这份《册金城公主文》的诏书,是由沈佺期所撰,内容如下:

“维景云二年,岁次辛亥,二十日癸亥,皇帝若曰:咨尔金城公主,幼而敏惠,性质柔明,徽艺日新,令容天假。先帝承皇祖之宝训,继文成之旧姻,割天性之慈,徇安人之业。何苍生不幸,紫宸厌代,朕勉及丕业,兢守大烈,永怀同气,注心遗体。靖言河湟,无忘鉴寐,汤沐之数,信命之勤,追平昔而载深,于骨肉而加等。于戏,礼之隆杀,大击于情,情之厚薄,抑亦在我,今犹子属爱,何异所生。然叔父继恩,更思敦睦,是用命朝散大夫试司宾少卿护军曹国公甘昭充使。试詹事丞摄太子赞善大夫沈皓仙为副,持节往册尔为联长女,依旧封金城公主。率由嫔则,无替尔仪,载光本朝,俾义蕃服,岂可不慎欤。”

金城公主的送亲仪式是唐朝历史上出嫁公主中最为隆重的一次,使唐朝与吐蕃关系的发展又一次进入新的高潮。

始平饯行之后,在主婚使杨矩的护送下,金城公主及唐蕃使臣沿着当年文成公主入蕃的路线西行。吐蕃曾派人专为金城公主入蕃凿石通车,修筑“迎公主之道”。同时,赤德祖赞和祖母赤玛类还命令大臣于赤帕塘集会议盟,派专人准备金城公主到达吐蕃等事宜。

另外在杨矩的建议下,唐朝割让青海黄河间的“河西九曲”给予吐蕃,作为金城公主的嫁妆“汤沐邑”,后来对唐朝引发了重大的影响。

金城公主到达吐蕃后,先住于“鹿苑”,后赤德祖赞赞普下令别筑一城为其居处,并举行了完婚盛典。从这一年(即公元710年)开始到公元739年去世,金城公主在雪域吐蕃共生活了近三十年的时间。

金城公主入蕃时不仅带有大批的工技书籍和杂技诸工,而且还带了数万匹的锦缎,王庭所用的各种器具和龟兹乐等。这些书籍、物品和技术一方面直接影响和促进着吐蕃西藏的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另一方面加深了吐蕃对中原地区的了解,增强了唐朝与吐蕃之间的关系。同时,吐蕃的许多当地特有产品也相继传入唐朝,促进了中原地区对吐蕃的了解。

开元四年(公元716年)八月金城公主向唐玄宗上了《谢恩赐锦帛器物表》,以感激玄宗的赏赐,并欢喜唐朝吐蕃的重新和好,并上贡了礼物:

金城公主奴奴言:仲夏盛热,伏惟皇帝兄起居万福,御膳胜常。奴奴奉见舅甥平章书云,还依旧日重为和好,既奉如此进止,奴奴还同再生,下情不胜喜跃。伏蒙皇帝兄所赐信物,并依数奉领,谨献金盏、羚羊、衫段、青长、毛毡各一,奉表以闻。”

而开元七年(公元719年)玄宗鉴于吐蕃多次请盟和好的诚意,不仅欢喜地款待来使,而且分赐赞普杂彩二千段,赞普祖母杂彩五百段,赞普母杂彩四百段,可敦(赞普妻)杂彩二百段,岔达延杂彩一百五十段,论乞力徐杂彩一百三十段,尚赞咄杂彩一百段,大将军、大首领杂彩各有赏赐。皇后则赐予赞普杂彩一千段,赞普祖母杂彩七百段,赞普母杂彩五百段,可敦杂彩二百段。而在《旧唐书·职官志》二中记载:若杂彩十段,则代表丝布二匹,绸二匹,绫二匹,缦四匹。

唐初以来,唐蕃和战不定。开元十八年(公元730年),吐蕃向唐要求和解及缔结姻亲。忠王友(忠王府咨询官)皇甫惟明,利用奏事的机会,向玄宗强调唐蕃和解的利益。

玄宗说:“吐蕃赞普之前曾写信给我,态度傲慢,怎么能够原谅!”

皇甫惟明回答说:“吐蕃王在当时,年纪尚轻(当时赤德祖赞十八岁,本年三十岁),怎么会写出那种文件!极有可能是边防军将领假造的,打算刺激陛下发怒!边境只要发生战争,将领官吏就有充分的机会,盗卖吞没政府财物,虚报功劳,夺取官爵封赏,这种情形,对奸邪有利,对国家有害。战事一旦胶着,每天要开支千金军费,河西(甘肃省中西部)、陇石(青海省东部)将因此穷困疲惫。陛下如果真的能派出使节,前往探望金城公主,因而跟吐蕃大王当面缔结条约,使他伏首称臣,边疆战事将永远平息,这岂不是对待他族的长程谋略!”玄宗听了十分高兴,就派遣皇甫惟明,及内侍(宦官总管)张元方,出使吐蕃。

赤德祖赞见到唐使非常高兴,把唐太宗以来颁发给他们的诏书、训令,都拿出来,请皇甫惟明过目。冬季,十月,更派遣高阶层官员热拉巾(论名悉腊)随同皇甫惟明,前往长安朝贡,并亲自上书给玄宗说:

“甥儿(赤德祖赞自称)一连两代,都娶大唐公主,于情于义,本属一家,应该和平共存。可是,张玄表却先出兵深入我境,抢劫掳掠,遂使汉藏情谊破裂。甥儿很能辨别尊贵卑贱,怎么敢失去礼仪?只因边防军将领互相攻击,才得罪舅父(指大唐)!屡次派使节进京朝见,都被边境守军阻遏。而今,蒙恩派使节远来,探访公主(金城公主),甥儿无法形容内心的欢喜。假如能够恢复往日那种情谊,即令是死,也再无遗憾。”从此,吐蕃又重新归附。

吐蕃使节热拉巾向玄宗请求道:“金城公主要求供应《毛诗》、《春秋》、《礼记》、《正字》各书”。关于此项请求正字(皇家图书院校对助理员)于休烈上疏反对。玄宗将奏章交给中书(立法院)和门下(监督院)讨论。侍中(最高监督长)裴光庭等上疏说:“在吐蕃长期的背叛中国后,重新归附,正应该利用这个机会,赏赐给他们《诗经》、《书经》,希望从此开始,渐渐提高教育文化,与中国认同。于休烈只知道书中有权力斗争、阴谋欺诈,不知道忠贞、诚信、礼仪、公义,也都在书上显现。”

玄宗说:“对极了!”遂批准供应。

而吐蕃也经常以金城公主的名义朝贡唐朝,敬献各种方物,并派遣酋豪子弟入唐国子监读书。同时,还以金城公主的名义请求与唐朝互市。该年,吐蕃又曾遣使向唐朝奉献金胡瓶、金盘、金碗和玛瑙杯等。

开元十九年(公元731年)正月二十二日,玄宗派遣鸿胪卿崔琳出使吐蕃,玄宗并亲书《赐吐蕃赞普书》:

“朕君临寓县,子育黎元,因百姓以为心,惧万方之有罪。昔文成远嫁,将以宠光彼国,岂无武力,盖取曲成。寻以纷纭,有侵亭障,重以婚姻之故,旋师衽席之间,又降金城,以敦前好,所期疆场无垒,书轨攸同,更闻权在强臣,遂复违约失顺,干戈未息,道路称叹。今有使臣远来,方悉忠诚弥固,舅甥之礼,万里如初,协和之勤,一心逾亮,义节可尚,情见乎词。朕以公主在蕃,亲爱之极,纵有违负之过,讵移骨肉之情,深明至怀,知得良算。至于止戈为武,国之大猷,怀远以德,朕之本意。中外无隔,夷夏混齐,托声教于殊方,跻含灵于仁寿。朕之深旨,来使具知,剑南去年生羌就戮,虽边将有此举动,是彼使来以前,自兹已后,更无讨袭,诸军所守,侵掠并停。今故使御史大夫崔琳,往申信约,所有陈请,咸不相违,并所进器物,并依数领得。今寄多少信物,至宜领取。”

唐开元二十四年(公元736年),吐蕃还曾向唐皇敬献金银器玩数百件,这些珍玩的形制十分的奇异,玄宗命令陈列于提象门外展示,以供百官观赏。在当时,汉地与吐蕃之间在经济文化交流方面的来往关系是非常频繁的,例如,藏地现存最早的藏医著作《月王药诊》(藏名《索玛热扎》),就是把金城公主带去的医书翻译后,又吸收吐蕃民间的医药学经验,综合编著而成的一部医学著作,它比赤松德赞时期的藏医名著《四部医典》(即《居悉》)要早问世将近半个世纪。

金城公主在吐蕃的三十年间,一直在为汉藏的和平奋斗着。从金城公主在中宗景龙四年(公元710年)入蕃开始,到玄宗开元元年(公元713年)这三年间,吐蕃使者来唐者,见于史籍记载的就多达九次。唐朝对于蕃使也十分重视,如唐睿宗曾宴请蕃使于承庆殿。唐玄宗(公元712年)即位时,吐蕃立即遣使朝贺,玄宗非常高兴地宴请蕃使于武德殿,并设太常四部乐观赏。开元元年(公元713年),当金城公主的使者来唐告知吐蕃赞普祖母去世的消息时,唐玄宗立即命令李敬为宗正卿,持节赴蕃会葬。

后来,虽然由于汉藏双方边将的互相侵掠,使两地之间曾一度进行了多次战争,会盟之事一直未能实现。但是,金城公主仍然利用了一切机会,竭力促使汉藏接触,以求汉藏和好。开元四年(公元716年),金城公主促成汉藏停战,并上表玄宗,希望“还依旧日,重为和好”。

而开元五年(公元717年),金城公主再次上表玄宗,渴求汉藏之间能互相取得谅解,盟誓旧好。这份《乞许赞普请和表》中谈到:“金城公主奴奴言:夏季极热,伏惟皇帝兄御膳胜常。奴奴甚平安,愿皇帝兄勿忧。此间宰相向奴奴道,赞普甚欲得和好,亦宜亲署誓文。往昔,皇帝兄不许亲署誓文,奴奴降番,事缘和好,今乃骚动,实将不安和。矜怜奴奴远在他乡,皇帝兄亲署誓文,亦非常事,即得两乡久长安稳,伏惟念之。”

金城公主对于汉藏和好的喜悦,可在开元二十年(公元732年)的《请置府表》中见到。金城公主向玄宗说道:“妹奴奴言,李行祎至,奉皇帝兄正月敕书,伏承皇帝万福。奴惟加喜跃,今得舅甥和好,永无改张,天下黔庶,并加安乐。然去年崔琳回日,请置府,手行祎至,及尚他避回,其府事不蒙进止,望皇帝兄商重,矜奴所请。”可见她一心祈望两地和好的心意。

金城公主下嫁赤德祖赞赞普,是继文成公主下嫁松赞干布之后,又一次汉藏之间的大事。不只唐中宗以对待自己亲生女儿的心情来面对金城公主,唐玄宗更是以兄妹之情,时时地关怀与赏赐金城公主。如在开元初年,玄宗自身亲书的《赐金城公主书》中说:“金城公主远降殊方,底宁蕃落,载怀贞顺之道,深明去就之宜,能知其人,而献其款,忠节克著,叹美良深。所进物等并领得。今寄公主多少信物,至宜领取,所请物并一依来奏文。”

及开元二十三年(公元735年)由张九龄代笔的《敕金城公主书》中所述:“敕金城公主,异域有怀,连年不舍,骨肉在爱,固是难忘,彼使近来,且知安善。又闻赞普情义,是事叶和,亦当善执柔谦,永以为好。前后所请诸物,其中色种不违,仍别有条录,可依领也。春晚极暄,想念如宜,诸下并平安好,今令内常侍窦元礼往,遣书指不多及。”等相续的敕书中,都可见玄宗的亲情及嘘寒问暖的关心。

开元二十八年(公元740年)当唐玄宗得知金城公主去世的噩耗后,遂在光顺门外为之举哀,废朝三日,可见他的哀思一斑。

文成公主与金城公主这两位唐代的公主,在汉藏的历史及佛教文化上,都示现了深刻的因缘。这就如唐诗人雍陶在《阴地关见入蕃公主石上手迹》一诗中所说:

汉家公主皆和蕃,石上今余手迹存;

风雨几年侵不灭,分明织指印苔痕。

她们的伟大故事,将历久弥新地传承久远;或许时间愈长久,在我们的心中烙下的心痕将愈显深刻。

韩愈在谪配潮州途中《武关西逢配流吐蕃》一诗中说:

嗟尔戎人莫惨然,湖南地近保生全;

我今罪重无望归,直去长安路八千。

韩愈自认遭遇极惨,就是配流吐蕃也不及了。他被贬为潮州刺史后,凭着他的道德、才学还能回长安城当国子祭酒(国立大学校长)、兵部、吏部侍郎(副部长)。但是文成公主与金城公主献身和蕃之后,从十余岁开始终其一生都将远离故乡,奉献给藏地雪域,这才是真正的无归望啊!

杜甫这一位爱国诗人,在听到了汉藏和平的讯息时,曾不禁欢喜地写下《近闻》一诗:

近闻犬戎远遁逃,牧马不敢侵临洮;

渭水逶迤白日净,陇山萧瑟秋云高。

崆崆五原亦无事,北庭数有关中使,

似闻赞普更求亲,舅甥和好应难弃。

他因为吐蕃赞普的求亲,文成、金城二位公主嫁入吐蕃,建立了汉藏舅甥和合因缘而欣喜难忘。

现在看来,中国汉藏两地的人民,是不是应当更深深地忆念她们所做的一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