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龙寺官方网站
多智钦
莲师代表怙主圣化身,夙愿广大无边利生事。证悟妙力圆满登圣地,任运妙造自然无碍难。大持明者丹比尼玛尊,上师善业名扬大吉祥。祈愿长久住世转法轮,虔诚祷祝功德遍三界。
第一世多智钦•晋美钦列沃瑟

大圆满龙钦宁提(心髓)派根本法主


第一世多智钦·晋美成列沃色简传

(1745—1821)




 

莲花生大士曾授记:“在东面会出生一个名为沃色者,有着强烈的信心、超凡的行为、具威力的意并具足智慧,他将会高举被发掘的心宝藏法门,并依靠许多具善者的协助把它们弘扬光大”。


遍知仁增·晋美林巴的预言中说:“天子的化身将打开正法之门”。多智钦·晋美成列沃色,正是预言中的心子,是天子木茹赞普和桑吉朗巴的化身。正如大伏藏师桑吉朗巴在《意聚预言秘籍》中所说的那样,这位化身于藏历十二绕迥五十九年即木牛阴年(公元1745年)伴随着天乐和诸多吉祥征兆,降生于西藏东部多康六冈之一的俄扎莎莫冈的多域上部地区(在今天的四川省色达地区和青海省果洛州之间),他慈悲的父亲名叫宗阔,智慧的母亲名叫索南措。


从七岁(1759年)仁波切开始求法。十四岁到果钦寺拜见了西饶仁钦,仁波切赐予他法名-索南秋登,得到了大圆满修法和扎龙。


21岁,他到德格八邦寺依止锡度·确吉炯乃上师,得到了法要。到达拉冈波寺拜见第五世冈波巴·蒋华成列旺波(麦旁旺保)在莲座前接受了法要,跟随当曲旺秋大师学习了两种前行、破瓦等修法。在第二世协庆饶降仁波切莲座前接受了法要,赐名根让艳彭。在佐钦寺第一世吉文·衮珠南嘉、第二世本洛·班玛多阿丹增处得到了《空行宁提》的传承和窍决,在第三世佐钦仁波切莲座前得到了《嚓松桑哇宁提(三根本秘密心髓)》、和《功德藏》一书、《宁提雅喜(四品心髓)》传承和窍决。到《白玉寺》第一世噶玛固钦·噶玛扎西莲座前得到法要。在第十三世噶玛巴·敦都多杰莲座前得到了法要。最为重要的是在41岁时到西藏南部雅砻山谷的泽仁迥隐修苑拜见了仁增·晋美林巴仁波切,得到了龙钦宁提全部法要的传承和窍决。授予了菩萨戒,赐名晋美成列沃色(无畏事业光明),并授其为《龙钦宁提》法门的根本法主。在三十四年的求法路上,历经艰难险阻,舍生赴死,为了弘扬佛法,救度众生而求到了无上的正法。


二十几岁时,他历经千辛万苦朝拜西藏最著名的神山——嚓日神山时,亲见了金刚亥母,并得到了加持。从三十五岁开始了七年的闭关,夏天修脱噶,冬天修扎龙。经历了癫狂的觉受,甚至他在自己的茶杯中看见恐惧的野兽。在后次闭关中,象弥拉日巴上师一样,因饥饿不能很好的站立时,长寿五仙女亲自给他送酸奶。后来他居然用手指将辛结护法的密咒,象在泥巴上写字一样写在了岩石上。嘉威尼固写到:“当我们师徒俩沿着雅卓山谷向下走时,怙主上师(多智钦)得了严重的气脉病和风湿病,医生和朋友们对他的康复不抱什么希望,他甚至拒绝服用任何药物,然而,他仅仅依靠他朝圣的强烈愿望和内在禅定的力量,过了一段时间他竟然出乎意料的康复了。仁波切说:“我正在经受的艰难困苦,是过去积累福德善业的成熟,它正在净除我过去多生中积累的业障。”


护法神就象仆人一样由仁波切召唤:如尼泊尔军队攻打西藏,多智钦修了烟供,敌方军队看见天空有一大鹏金翅鸟从拉萨方向扑来。他显愤怒相呵斥白哈尔护法神,并用其法衣击打护法神,有人看见护法神全身颤抖,有人看见护法神鼻孔冒黑气,他叮嘱护法神时,护法神点头应允。其结果是给敌方降了冰雹和疾病,迫使敌方失败退回。


他为后世作了预言,其中一本至今收藏在甘肃拉卜楞寺当做镇寺至宝。


西藏政府要求多智钦传法,当他为国家、政府及众生祈福完毕时,他用右手神奇的举起有二层楼高的食子(垛玛)并扔了出去,从此西藏政府对他护佑国家和为西藏作预言深表尊敬和感激。


从那时起晋美·成列沃色被人们称为“多智钦”,意为来自多山谷的大成就者。拉萨的人们说:“成就者很多,但大成就者只有一个。”


有一年,甘肃境内的阿入日阿迦寺的僧人得了瘟疫,四千僧人死了大半,没人再敢住锡。他用神通牵老虎到寺院一转,从此该寺院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和繁荣。


在石渠县境内,有一个魔头他神通广大,一步从石渠县就能跨到色达县。一次他专门前来障碍亚龙莲花庄严寺多智钦仁波切,他隐身在多智钦仁波切的房间里伺机而动。不一会儿,一个扎巴(僧人)给多智钦仁波切端一碗茶进来,魔头乘机变成一片小小的茶叶,想进入上师的腹内。可是上师总是把将要到嘴边来的小茶叶(魔头)吹到一边。等喝剩半碗茶时,多智钦仁波切要来糌粑粉入碗拌成糌粑团,打开窗户“帕特”一声甩了出去。仅这一甩,将魔头竟甩到了须弥山的另一边。魔头足足走了一年才返回到他的老巢,从此他也再不敢障碍多智钦仁波切。


有一年,多智钦仁波切的慈母圆寂了,将法体安放在亚龙寺天葬台,但没有秃鹫来。一些弟子开始焦虑起来,但是,第二天黎明,不知从那里飞来了一只大家从未见过的巨大神鸟。该鸟竟将多智钦母亲的法体衔去了空行刹土。多智钦仁波切说:从此以后,亚龙寺的天葬场是和印度最具大加持力的“寺尔涂擦尸陀林”无二等同的,在这个尸陀林天葬的众生不堕入三恶道。


平时有的弟子看见多智钦仁波切是莲花生大士,有的看见他周围围绕着诸多佛菩萨,有的看见他仅有衣服而无色身等……


因为多智钦的种种神奇事迹,使朝廷知道了多智钦仁波切,清朝嘉庆皇帝要求青海地区的所有头人必须向这位上师致敬并提供方便。因此可以这样说,多智钦是整个青海地区,尤其是该地区所有宁玛巴信众的上师,当地的人们把清朝皇帝对多智钦作为青海地区,十二支蒙古部族上师的认可视为无上荣耀。


1810年,多智钦仁波切六十六岁时,这位大圆满龙钦宁提(心髓)派法主,在色达亚龙山谷修建了亚龙莲花庄严寺,意思是亚龙莲花三根本空行洲(详见寺院简介)。每到初十和二十五的会供日,人们都会听到空中自鸣的天乐。仁波切是德格国王、王后和王子的国师,仅在德格就有一万余名弟子。在青海地区,仁波切又是蒙古国王和王室成员的国师,也是壤塘国王的国师。康巴和安多地区的重要上师、活佛几乎都是仁波切的弟子。


在亚龙莲花庄严寺住锡时,嘉威尼固、门杰南开、多钦哲、噶陀·格泽玛哈班智达、多喇·晋美格桑、热巴·达策多杰、秋英多登多杰、协庆.索南华丹、索南嘉参、昌龙.南卡晋美多杰和嘉瑟艳彭塔耶都前来求法。其中弟子有金刚四裔、布达六法友、虚空名者十三位、持坛城弟子100名。著名的弟子有:第四世佐钦仁波切门杰南开、多钦哲·益喜多杰、嘉绒寺的晋美弥久多杰、热巴达策多杰、热贡秋英朵登多杰、晋美华给多杰、协庆寺的仁增蒋华多杰、果洛的金龙·图却多杰、晋美巴沃多杰、雄努·益喜多杰、果洛的旺达·多杰华桑、卓西的仁增华给多杰、巴琼的若威多杰。尤其是佐钦寺的门杰南开多尔吉,和上师见面,以一碗酒使其得“法尽现前相”。


当时形容仁波切东面的弟子象白米堆,西面的弟子象莲花堆,南面的弟子象珍宝堆,北面的弟子象普尔巴镢插入大地一样。


公元1821年,多智钦仁波切在毫无疾病的情况下,留下广泛的教言和大量的遗嘱、以及各种神变后将色身隐入法界,遍天出现彩虹、虹光圈和花雨。仁波切的法体被荼毗后,出现很多舍利,此为很高证量的征相。他的弟子们修建了一座金塔供奉舍利和遗骨,这座塔供在亚龙寺,当第三世多智钦仁波切避难时被带到多智钦寺,文革时期被毁掉。




参考资料:

《第一世多智钦传记》

《第三世多智钦传记》

《华智仁波切传记》

亚龙寺相关资料文献等

 

上一页下一页